谈情斗爱谈恋爱,记得远离暖男。-现实一种

作者:admin , 分类:全部文章 , 浏览:5

谈恋爱,记得远离暖男。-现实一种


许多人来这里坦白了自己


1/
陈寅虎是我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,名字与他本人虎头虎脑的长相很贴切。不熟的人爱叫他虎子,我们小时候的玩伴都管他叫小虎。
小虎虽然长得并不帅,虎头猪腰、耳大肚圆,但从小就不缺女人缘。玩伴纷纷表示不解,慢慢长大后我们才渐渐懂得,他是个标准的中央空调级暖男。
小时候的小虎爱笑、亲切、也敢同女生聊天。年少时的学生都羞涩,和女生聊天是件很了不得的事,小虎则习以为常,常常见他和三五成群的女生扎堆说悄悄话。

升入初中后,小虎表现出了自己独立的一面,不但自己会做饭,而且在寒、暑假众玩伴窝黑网吧打游戏时选择打工做兼职。刚开始我们还嘲笑他,慢慢地就改为了佩服。
小虎是双职工家庭,父母都是信用社职工,父亲还是主任级有实权的岗位,所以他做兼职我们理解为提早体验社会,是上进的表现。
2/
初二的时候,他兼职打工的事班上同学都知道了,多数同学都羡慕他有这样的努力,更有家庭条件较差的女同学向他打听兼职的情况,他对待女同学十分热情,与她们分享经验,并邀请几个女生暑假时组团做兼职。
由于初中生没有什么像样的技能,兼职的内容大多是些发传单、帮培训班招聘之类的工作。
初三的暑假,他们跑去给一个英语辅导班做招聘,在县城人员较密集的广场摆张桌子,发放宣传单和报名表,向中、小学生父母介绍补习英语的重要性。
兼职队伍中有个女孩叫小美,当时的她大粗腿、大板牙,戴着学生近视镜,染着一头俗气的棕色披肩发,对人大大咧咧,完全没有女生形象。
有天黑夜,小虎忙完兼职回家,我与他在家联网打着DOTA,游戏进行到一半,他突然断线消失。弄得我很是恼火,第二天质问他,才知道他是去找小美了。
小美家住城区二环外邻县镇上,父母均在外地打工,平时奶奶一人在家照顾她。那天夜里,奶奶去村头大婶家打老人牌,小美在家来了例假。
青春期的女生痛经较为严重,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,实在没忍下去,就跟小虎打了电话。

小虎接了电话二话没说,骑了7公里的自行车接了小美带她去门诊挂水。
那个暑假温度格外的高,挂水的门诊连风扇都没有,小美疼的汗流不止,薄薄的T恤是湿了又湿。
小虎心疼女生,就用报纸为她扇风,连着扇了三个小时,一刻都没停。小美挂完水哭了,跟小虎说“今天我记你一辈子,如果你三十岁还没结婚,那你就娶我吧?”小虎嘿嘿一笑,点了点头。
结局永远被现实无情的打脸,小美初三就辍了学高明婷,19岁怀了邻村打工男的孩子,早早的结了婚。
前些天我回县城为姥爷过寿,与小美、小虎一众同学聚餐。小美大变了样子,瘦身成功的她带着隐形眼镜,黑长直的头发、整齐的牙齿与老公在餐桌上秀着恩爱,但她与小虎还是关系很好,整个饭局没有尴尬,充满欢笑,十分和谐。
3 /
等我们上了高中,班上一女同学名叫陈敏。皮肤黑、短发、家庭条件优越,父母一直宠着她。
一些高中的坏男孩笑她头发短,给她起了“男人婆”的外号。她表面镇定,接着对坏男孩使了一套九阴白骨爪。
瘦弱的男孩吃了亏,又担心打不过陈敏,就为陈敏改了外号,叫“狼人婆”。并天天嚷嚷着“狼人婆要挠人了”。陈敏慢慢的也习惯了这些外号,她想别人怕她也好,怕她就不会欺负她。
陈敏对待别的男生永远是一幅张牙舞爪要吃人的模样,除了小虎,就好像虎能降住狼一样。
当然,起初陈敏对待小虎也与对待其他男生一样,但有一次去食堂打饭的经历让她的态度发生了改变。那天1号餐厅肉食窗口挤满了饿了一天的肉食动物,身高体胖的小虎早早地霸占烤肠柜台,一口气买了5根精肉烤肠,站在人群前列扫视后面乌泱泱的学生。
他的目的只有一个,向同班女同学发放爱心烤肠,一块钱的烤肠赢得少女的芳心,这是他暖男的惯用计俩,他喜欢被他暖到的女孩向他表示感谢。
当他发现后排只有陈敏一个女生时,他并没有介意,伸出自己的胖手,递给陈敏一根烤肠说“小敏,吃根烤肠,我好不容易排到的”。
陈敏倒不在乎烤肠,只是这一声“小敏”,叫出了狼人婆埋藏着的少女心。从此以后,有小虎的场合陈敏总会收敛起自己大大咧咧的性格。

狼慢慢喜欢上了虎的温暖。他们一起上课、下课、上学、放学,早晨一起跑步,周末一起去广场放风筝。那些坏男生嚷嚷着虎竟然和狼好了,真是禽兽找禽兽。陈敏还想挠他,被小虎制止了。小虎告诉她女人要温柔一点,陈敏听了话,留起了长发,还向女同学请教,学会了基本的化妆。
有一次他俩跑完步回家,陈敏对小虎说,父母出去旅游了,家中没人,她很害怕。小虎捏着自己的衣角思量许久,下定决心后跟父母打了电话。理由是去我家打游戏,并让我做了伪证。
他俩回到家,陈敏像往常一样回房换上了睡衣,进厨房切了一个凉水泡过的西瓜。坐在阳台,吃着西瓜,吹着太阳下山后阳台自然的微风。
陈敏问“我漂亮吗?”小虎看着她,木呆地点点头。
陈敏又问“你能不能只对我一个人好?别去关心其他的女生”小虎一脸正经样,又点点头。
陈敏用两手夹起了小虎的头,“你能不能不点头?”小虎用手扶住她的手,又点了点头。
陈敏亲上了小虎,两人大口吮吸着对方的唇、对方的舌头、对方的口水和口中西瓜的余甜。小虎扶住陈敏的肩,手不自主的向下摸索,揉捏着陈敏胸前微微的突起。

“哗。哗。谈情斗爱咔。”陈敏家的防盗门突然开了,两人惊慌失措的从对方身上爬起。陈敏的小姑走进了客厅,叫嚷着陈敏去哪了。俩人赶忙整理妆容,陈敏先走了出来,强装镇定的对小姑说“小姑你怎么来了?”
“你爸怕你害怕,让我来陪你,你干什么呢?磨磨蹭蹭的。”
陈敏学着电视上那些老套路:“也不提醒我一声,同学和我写作业呢。”
小姑狐疑地向陈敏背后看去,看到缩在陈敏背后的小虎,发现他的身体竟然不自觉的在打颤,顿时好像明白了什么。
“小同学,你说说吧,俩人干嘛呢?”
陈敏心里也紧张,想转过头给小虎使眼色。但当她看到小虎的脸色,她脑袋空了。小虎的五官完全扭曲在一起,怯懦地说着自己不知道,自己要回家,说罢夺门而逃。陈敏这一刻终于明白了这暖男外强中干,遇到点事就现出了原形。
这是去年陈敏与我述说的版本。后来我与小虎一起聊天时又提起此事,而他告诉我:当时他并不害怕,是陈敏小姑非说他俩发生不正当关系,小虎百口莫辩,不想与泼妇理论,才气愤离开。
过程是怎样的已经不再重要,我所知道的是小虎和陈敏就这样算了,而且老死不相往来。小虎如往常一样照顾、温暖着周围女生,周围女生也如往常一样喜欢和他交朋友,但没有一个人成为他的女朋友。
4 /
高中毕业后,我去当了兵,和小虎的来往逐渐少了,我只知道他高考失利,去学了会计。
五年后我退伍归家,儿时的老友约我一起吃饭叙旧,在饭局中又见到小虎,小虎那肥圆的身材显得更加臃肿,他周旋在饭桌上,忙于敬酒献媚,显得十分老练圆滑。
后来我和另一玩伴单独吃饭时谈起小虎。听他说小虎在会计学院毕业后就在市区一家建材公司任职。四线城市工资不高,只能满足自己的温饱。
而我们县城经过前些年招商引资和旧城改造,同学群体中出现了许许多多拆二代、暴发户。通过同学聚会等社交活动,我慢慢发现幼稚的攀比之风在我们群体之间蔓延,比如开着20万以下的车参加聚会就可能遭到鄙视,这也是我离开故乡的原因。
小虎的家庭条件本来在县城还算富足,但这些年小虎爸妈投资担保公司后集资人私逃,再加上小虎爸爸识人不淑,被老赖朋友借钱不还。导致小虎家庭经济危机,欠下几十万债款,为小虎结婚买的新房更是随时有断供的风险。
家庭的压力逐渐压到了小虎的身上,小虎一边羡慕着县城各类二代们的悠哉生活,一边抱怨着家人无法为他的现状出力,还拖他后腿。渐渐也被现实磨去了上进心,沉迷狐朋狗友的酒桌饭场中无法自拔,身边女性朋友也相继离他而去,没有了儿时那个努力少年的模样。
作者 |君莫愁更愁
插图 |《野猪大改造》
我是今天的编辑大种马:
暖男的意义是只温暖你一个人,
对别人冷若冰霜,
这才是暖男,暖一堆人的那是中央空调。

文章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