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雪卿走进甘南——草原-蝈蝈的世界

作者:admin , 分类:全部文章 , 浏览:6

走进甘南——草原-蝈蝈的世界


▲点击蓝字即可进入“蝈蝈的世界”哦!

久居内地的人除了渴望蓝天白云,还向往广阔、浩瀚的大海、草原,戈壁和沙漠。在内地,人们生活在地窄人密的城市里,在密密麻麻的建筑森林里眼睛看不到巴掌大的地方,车水马龙的噪音,人声鼎沸的喧闹,压抑沉重的雾霾让人憋闷窒息地喘不过气来。得以暇日,人们纷纷向东奔向大海,向西拥抱草原,宛如久在樊笼里的鸟儿回归到自由呼吸自由飞翔的大自然中,去感受难得的开阔和放松。

每个人都喜欢大海和草原,但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戈壁和沙漠,残阳如血戈壁如海,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的悲壮不是芊芊细手,掌中细腰,白面小生所能承受和欣赏的。我来甘南其实就是为草原而来。我去过内蒙的草原,青海的草原,西藏的草原,新疆的草原,澳大利亚的草原,新西兰的草原,哈萨克斯坦的草原,就是没有来过甘南的草原。


在甘南处处都是草原,只要离开城镇就是行驶在一望无际绿草茵茵的草原上,往前看是草原没有尽头,往左看是草原没有边际,往右看也是。在草原上驾车就宛如在绿色的海洋中航行起伏的群山像海上的波涛,五颜六色的花朵和成群的白羊像海上的浪花,车行驶在道路上下起伏像行进的帆船。

来到草原你会感到天之高,地之阔,你会想到:天似苍穹笼盖四野,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。你会情不自禁地想放声高唱:“美丽的草原我的家,风吹绿草遍地花,彩蝶纷飞百鸟儿唱,一弯碧水映晚霞。骏马好似彩云朵,牛羊好似珍珠撒,啊啊哈嗬咿。牧羊姑娘放声唱,愉快的歌声满天涯。牧羊姑娘放声唱,愉快的歌声满天涯。美丽的草原我的家,水清草美我爱它。草原就象绿色的海,毡包就象白莲花。牧民描绘幸福景,春光万里美如画。啊啊哈嗬咿……牧羊姑娘放声唱,愉快的歌声满天涯。”

在甘南我们去过的草原是桑科草原和若尔盖草原。草原是没有景区的,谁也围不住无边无际的草原。我们只见一个牌子写桑科草原和若尔盖草原,但是没有任何的景区标志,只有在草原上牧民一个一个围起来的跑马场和牧家饭店。也有人打着停车拍照的牌子,但是草原处处是风景,没有人会刻意停下来专门拍照。

我来到草原的腹地,这里没有了牧民,没有了蒙古包,没有了娱乐的跑马场,甚至没有了牛羊。我无目的的走在草原上,感受天地苍茫,草原辽阔,感受人之渺小,天之敬畏。我索性躺在草原上闻着青草的气息,感受着草原心脏的跳动,仰望着蓝天,凝视着白云,遥望远处随风飘动的五彩经幡,心随之逍遥,眼伸向远方。我干脆闭上双眼,感受草原的风,草原的花香,草原的静寂,草原的无限。我贪婪地恋着草原,我知道这里有我的诗意和远方。

草原的生命,草原的永恒,草原的美丽,草原的圣洁都来源于水。就像农民离不开水和土地,牧民也离不开水和草原。草原无景点,但是只要有水的草原就成了景区,可见草原人对水的敬重和珍惜。物以稀为贵,在西部人们没有见过海,不知道浩瀚无边的大海是何等的广阔,认为有水的地方就是海。青海湖叫做海湖可以理解,九寨沟的100多个海子就有些夸张了,一坑水也能称之为海。在甘南草原上的尕海和花海两个景区就是典型的例子,唐克的九曲黄河第一湾只能叫做和河了,因为黄河就只有一条。

我们去的第一个草原景区是尕海。说实话,第一眼望去有些激动,这毕竟是草原的海呀!人们争着在写着尕海的大石头上照相,真佩服有些女人,一个石头也会搔首弄姿摆出无数个造型,任由其他游客一片埋怨之声,抱定石头不放松,就是不下来。

仔细一看,水域很小,草渐渐枯黄,不败的野花斑斑点点,寥若晨星。来到海边,看到蓝天白云的倒影,看到水中苇草的摇动,有了一些灵动和飘逸。我在想,也许来的不是季节,六月份来,草原上鲜花遍地,绿色地毯上织满野花,水面丰盈,眼前的草原长在水里成为湿地陈咏开,尕海应该是这个样子吧。

拍不了草原和海,我就拍尕海旁一条通向草原深处的小路,远远地像一条长龙伸向远方,那是天的尽头,也算是一条天路,草原上的天路。人应该在普通中发现神奇,在无趣中发现有趣,斯为高人,没事找事乐,快乐就好。

我们去的第二个草原景点是花海。我想花海一定比尕海大,花还多,多少可以填补一些尕海想象中的缺憾。花海离郎木寺就几十公里,也就是个把小时的车程。我上午看罢大峡谷,中午吃过午餐,美美的睡上一个小时,攒足了精神游花海。


一路上山坡上草原起伏青翠欲流,山坡下草原广阔绿碧万顷。天空上蓝天白云,艳阳高照,真是一个好天气。这样天时地利游花海肯定倍曾其美感。刚停好车,兴致勃勃准备入花海揽胜。谁知顷刻间乌云密布狂风骤起,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,一场暴雨要来了。也许是我太乐观,一直是风雨无阻,也许是我太自信,总会觉得上帝会格外垂青我。多少次的经验告诉我都会风雨过后能见彩虹。

我还是依然前行,当然和我一样的游客还很多,我想大家都不想失去跑了千里万里一睹花海的机会。花海在草原的深处,大巴车载着我们一直前行,前面的天空一半是乌云一半是蓝天,我心里在祈祷一直开一直开,开过乌云,开到蓝天白云里,让我和花海有一个亲密美丽的接触。可是这次我失败了,我被上帝抛弃了,我来到了花海,在风中,在雨里。风越来越大吹得连伞都撑不住,雨越下越大整个身体被淋了个透,气温骤降一下子从夏天冷到了冬天。就是在这种及其恶劣的条件下,我依然顶风冒雨来到了海边,拍下了一半是乌云一半是蓝天泾渭分明的花海。

事后我在想,如果放弃我只有遗憾,虽然迎着风,虽然冒着雨,我毕竟看到了风雨交加的草原和草原上的花海。旅行不是旅游,不以成败论英雄,独特的体验让我永远记住了风雨中花海。

我去的第三个草原的景点是若尔盖和九曲黄河第一湾。莫泊桑的小说《一生》中有句话:生活不像你想象得那么好,也绝不像你想象得那么糟。这句话我记了一辈子,也鼓励我前行了一辈子。其实刚出郎木寺进入四川地界路边就有一个牌子,若尔盖国家草原公园。我们没有在意,谈雪卿一直行走在若尔盖草原,一直寻找着若尔盖草原风景区,导航一直把我们带到了一路上没有二样的草原,说:若尔盖景区到了。没有大门,没有景点标识,茫茫草原一路走来也没有找到若尔盖草原国家公园。我们一直在若尔盖草原,若尔盖草原的风景一直在路上,我们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,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呀!好在我们一路欣赏,一路拍照,一路停车,一路走来,并没有太多的遗憾。好在九曲黄河第一湾就在若尔盖附近,是一个方向。

日近中午,人困马乏,况且正午时间光线太强,拍不出九曲黄河的美景。我是有能睡一觉就睡一觉的午睡习惯,不然的话下午头昏脑涨兴趣全无。我们找了一个牧区人家,一问还有钟点房,随便吃了点午餐,就在蒙古包里睡下。外面是蒙古包,里面是一应俱全的标准间配置,除了没有空调,电视、网络、卫生间、洗浴间应有尽有,真是不容易,大草原上睡午觉,太奢侈了,太舒服了。一觉睡到四点神清气爽,精神抖擞,迎接九曲黄河第一湾。

半个多小时的车程,心仪已久的黄河九曲第一湾到了。从地面上看,就是草原上有一条河,必须登高望远,才能领略它的美到极致的景致。我佩服为了省去几十元钱走步栈道的勇士,我选择了坐扶梯,扶梯上去尚且半个小时,步行的艰苦可想而知。但是我知道当他们历尽艰辛登顶俯瞰时的美感要比我强烈的多。上帝是公平的,你选择了轻松,就会失去些感触。

登上观景台,极目远眺,九曲黄河第一湾的全景尽收眼底。尽管想象过多次,但是身临其境还是觉得无比的震撼。我的家就在黄河岸边,那是黄河的中下游,河面宽广,河水流动缓慢,河水泥沙俱下,很黄,是真正的黄河。

我来到过青藏高原的黄河发源地,河水清澈如涓涓细流。我到过沙坡头,据说是王维大笔挥写: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的地方。我来到过山西的壶口瀑布,见证了黄河波涛汹涌,飞瀑直下,飞沫生烟,十里轰鸣的奔腾的黄河。

这是黄河上唯一的瀑布,也是世界上唯一的黄色瀑布。据说冼星海的:风在吼,马在叫,黄河在咆哮就是在壶口瀑布边写成的。但是九曲黄河第一湾和我看过的黄河都不同,它是草原上的河,不是高原上的河,不是黄土高坡上的河。

黄河在这里平静的像个处女,宛如她娥娜飘逸的身段委婉盘旋在草原上,是绿色草原上的一条玉带,静静平铺,宛如明镜,熠熠发光。广袤的草原上弯弯曲曲,盘盘旋旋,无声流畅着一条美丽的河,她就是黄河九曲第一湾。

我惊诧于这大自然的造化,沉醉于这人间天河的美景,从观景台的第一层拍到第三层,又从第三层拍到第一层。我拍了又停,停了又拍,手机拍了换相机,相机拍了换手机。时间流转中的光线变化,把美丽的九曲黄河第一湾美的变化和极致一览无余。

为了等夕阳,我发现了草原上高高的观景台上居然有美式咖啡,我喝着咖啡来到了黄河的对面,又一幅盛景美不胜收,这是山峦起伏的草原。像一条青色的巨龙肆意摇摆,巍峨飘逸,恰恰和九曲黄河交相辉映浑然天成,堪称绝配。

静静的黄河像一个梳妆打扮脉脉含情的少女,巍峨的高山像一个厚重伟岸的男人,高山护卫者黄河,男人呵护着女人,阴阳交合,动静相随,宛若天成,妙趣神功。我突然想起了唐代诗人王之涣的《登鹳雀楼》: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,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。此情此景不正是写尽了我背靠高山,俯瞰黄河,极目远望,心潮澎湃的心境吗?

从扶梯上拾节而下,我一步一景贪婪的想从每个角度拍下黄河九曲第一湾的每一种姿态,生怕错过了她瞬间流失的美丽。我是一个不愿意留遗憾的人,既然来到了黄河,为什么只有远观没有近视,只有俯瞰,没有平视。

我又来到了黄河的岸边,近距离的仔细端详这个美丽的天女下凡。看不尽这一湾静水,看不尽这一副明镜,看不尽这一条玉带,看不尽啊这一条天河处女清澈洁净的形态。临近黄昏,我依依不舍地告别了九曲黄河第一湾。

在返回的路上,我看到了挂满经幡的长廊,我看到了草原上绚丽辉煌的落日。夕阳如血染红了绿色的草原,草原是平静的,草原也是有血性的。我离开了草原,我会时时想念草原。我郁闷了,我窒息了,我压抑了,我想蓝天白云了,我想绿色草原了,我想牛羊成群了,我想骏马奔腾了,我一定会再来草原。


文 | 蝈蝈
编辑 | 木木南喃
图片来自网络
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品杯中酒,做人生梦。
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吧!

文章归档